遥感过敏症

展览现场:茎在我们生长之处停留,Hearth空间,多伦多,加拿大,2020。 图源2 & 4 & 11:菲利普·莱昂纳德·奥坎波

时长尺寸可变

回收的电子废物(电子元件各种、锥形扬声器各种、CD & DVD各种)、电焊台、电线电路、铜螺旋、单频录像-程序

时长尺寸可变

青苔、黄金葛、滴管、拾得手镯、拾得花洒头

Telematic Allergies 01_ 拴.wav 2’50” 02_ 驯.wav 2’30” 03_ 逾.wav 2’30”

那让嗜睡发梦的也生产嗜睡的剩余价值

v1.1

双频高清彩色有声录像 (12’24”)

展览现场: 人类软件的寓言式电路,达灵铸造厂, 蒙特利尔,加拿大,2020。图源:雨果·圣罗兰

我的身体连接了一个由接口和传感器组成的系统。这套系统在我入睡时实时翻译电生理数据(电解质和脑电图脑电波信号)生成图像与声音。图像在编排的肢体动作间变幻,而声音调制以人为中心的无政府主义理想《国际歌》。这件作品表演“无用”,不断地内卷入到它所继承的,受剥削产生了剩余价值。它是一曲疲劳和挫折的声光赞,是对现实中生产力的过度需求的无用论战。当嗜睡成为无用的劳动生产力,同时又被生物控制论反馈回路过度简化和规范,“无所事事”的行为是被动的脱离。


“《那让嗜睡发梦的也生产嗜睡的剩余价值》是一个通过将生物数据转化为视觉和声音来模拟同感体验的行为。 艺术家依靠一个追溯系统,使用脑电图(EEG)和传感器,在睡眠状态下采集她身体的生物电信号。同时,艺术家倾听产生的声音,对她的梦境产生反馈反射。然后,各种数据通过计算机程序处理,生成一个人工宇宙,揭示这些不自主的反射动作的程度。这些数据由计算机以二进制代码的形式计算出来,然后再将这些代码与幻觉的图像和声音联系起来。作为慢性疲劳的赞美诗,《嗜睡》呈现在《人类软件的寓言电路》系列表演的思考上,并邀请我们重新审视我们与身体的关系,因为数字速度既放大了世界的加速度,也放大了我们的情感疲惫。” — 劳里·科顿·皮容

所有明日的海洋

2020,音画交互即兴表演

(发送+接收) 声音艺术节,温尼伯,加拿大。感谢安大略省艺术委员会的支持

时长尺寸可变

2019,音画装置(人工智能生成动态图像,算法作曲)

我用一个脚本扫描抓取以“海洋”等关键词搜索到的库存摄影图片,并将数据库送入生成式对抗网络(GAN)生成新的图像。机器学习生成的变形像素在视觉上与海水有相似之处。正是 “海洋 “或 “海洋般欲望 “的概念,被商业库存图像生态系统的表征力和文化权威所控制,而算法经济使这种生物政治的控制更加复杂。音画装置交互反响于生成式的算法作曲,其后演变成一个即兴的音画表演。在声音表演中,我模拟鲸咏发声,并以座头鲸歌曲中常见的 “递归 “节奏模式作为音序。

标题中隐藏的矛盾在于,“海洋”是一种超越个体与人类经验,超越时空的概念。“所有明日的”传达的是一种隽永流长的与自然共生的愿景,以及对海洋的终极乡愁。

S.Q.U.I.R.R.E.L.S

S.Q.U.I.R.R.E.L.S.

时长尺寸可变

2020,乐谱-程序

固定链接:https://app.pureapparat.us/squirrels/

该作品由加拿大音乐中心与多伦多创意音乐中心于2020年委任创作。

5’45”

2016,录像乐谱

表演现场:Noiqouvdcseality,数组空间,多伦多,加拿大,2016。表演者:米克尔·林恩。图源:亨利·陈。

S.Q.U.I.R.R.E.L.S.

S.Q.U.I.R.R.E.L.S.是一份乐谱,也是一个在线程序。它用两组关键词从GIPHY数据库中提取GIF动图:一组基于动物,另一组基于肢体语言。S.Q.U.I.R.R.E.L.S.作为指导性的视觉乐谱为乐手和舞者开放,可将GIF动图作为组成变奏和脉动的最小单位来解读为声音或者舞蹈。作为一个网络应用程序,S.Q.U.I.R.R.E.L.S.将GIF作为拾得的动态图像以拼贴和观看。GIPHY数据库中积累的GIF动图是当代符号和套路,与人类集体行为模式的视觉切片。

可预测的不确定时间被编译在这个乐谱-程序中,在由萃取的事件、记忆和欲求所建立的索引数据库中查询。S.Q.U.I.R.R.E.L.S.于是成为一种类似通感合成的语言,不断更新,不停制造新的意义。原本基于一个英语谚语,S.Q.U.I.R.R.E.L.S.试图表达的是 — 去“寻找”就是去定位一颗坚果,落定于所指。 当乐手演绎视觉乐谱,或者,当人类将手势与动物的动作联想到一起时,真理或唯一完美的映射是不可讨论的。

通用串行总线

定制闪存盘限量25版

每一个闪存盘包含了15轨田野录音(2012 – 2020)、粘土雕塑以及麦金塔桌面应用程序。

由眯眼坏蛋于2020年出版

Universal Serial Bus

麦金塔桌面应用程序

《通用串行总线》是一场听而不闻的轻松之旅。这张专辑中长达数小时的环境声音,是通过X的习得聆听模式处理的田野录音。通过对感知周围频谱为谐波,X将身体作为一个接口,与所记录的音场进行调音。在噪音与音乐的交汇处,USB是X长期以来在 “无用音乐 “的声学平庸性上的延伸,是对muzak的背景音乐整体设计的反转。

“我会形容为在一个被极少的音乐包围的房间里听很棒的音乐。当你感受到的时候,USB的声音是最棒的。从扭曲的机器声,到凯旋的电磁采样器,再到神秘的风声信号卡纸,USB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人在进行着自己的生活。”

“………..已经发现了类似’住户’、’街道’和’鸟儿’的声音指纹,但没有提供更多的声音来源细节。宜家还在其展厅内的厨房、客厅和其他室内空间等处加入了各种USB。这些自然声音的一些组合可能是在房间里听,尤其是在安静的环境下,这些自然声音的一些组合可能是在房间里听的另一种选择。”

“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一种被动的东西;它以声音为伴奏的目的是作为一种边缘性的声音,是一种谨慎的载体,与其说它是一种潜在的音乐储存库,不如说它是一种编辑手段。”

我们眼前的景观实为庄严

Coda

终曲 2018

尺寸可变

双频4K黑白有声录像,热升华转印旗帜,暖光,镀锌平凹结构 / 木制潘罗斯阶梯

图2 展览现场:讲故事的故事,三一广场媒体艺术中心,多伦多,加拿大,2018。 图源:Toni Hafkenscheid

图3 展览现场:填充克莱因瓶 (x) { (策展人:关浩恩),瓦里美术馆,万锦市,加拿大,2020。 图源:Toni Hafkenscheid

光柵板印刷物 ⤻

《终曲》是乐章结束的段落,而标志着“景观”系列的开始。

第一频录像聚焦于前甲板与船旗号。船旗上与航海有关的词语不断地变换,宣布着各种可能的目的地。第二频的视角是一艘行驶中的船尾,放眼望去是起伏的水浪、无边的海洋和地平线。

装置中的四个楼梯是碎片化的潘罗斯阶梯。潘罗斯阶梯是一个几何学悖论,始终向上或向下但却无限循环,即违反欧几里得几何规则的空间模型。潘罗斯阶梯上升与下降的错觉与游轮上的内置楼梯类似,它们看起来一模一样并有意制造一种迷失方向与禁锢感。就像在商场里一样,这些建筑决策旨在迷宫式的迂回曲折,以鼓励人们不断寻找娱乐和刺激消费。拆解潘罗斯阶梯,将难以理解的几何图形去神秘化,象征性地破坏了游轮以利润为导向的设计意图。

背景中悬挂于空的是一面印有电脑生成的地平线图像的旗帜。温暖的光线穿透地平线和闪闪发光的织物表面或海洋,创造了一个虚幻的谜题 — 在这片模拟的天空中,太阳可以被认为是真实的或虚假的,上升或下降,与或介于两者之间。

这艘船在虚拟时空模拟的未知水域中航行,构成了一种永恒的趋势,离开过去,走向不确定的未来。

每一个身体都是每一个原子都是每一个网络都是每一个波浪 2019

通过一个网络摄像头,这个互动装置反映了一个不断变化的元空间,将起伏的地图格与观众运动的轮廓和周围建筑空间交融在一起。当移动的图像被投射到自由悬挂的镜面卷轴上,现在和过去就此倾陷。身体数据的物理反射使空间充满了瞬息万变的光影。这些意象唤起了受行星尺度计算力所殖民的网络化世界,也唤起了意识与自我的无常流动。

时长尺寸可变

动态互动装置(摄像头/Kinect,软件系统,镜面薄膜卷轴)

图5 展览现场:所有时间 (策展人:博雅娜·斯坦奇),亨利摩尔雕塑中心,安大略省美术馆,多伦多,加拿大,2019

图6 & 7 & 8 展览现场:填充克莱因瓶 (y) { (策展人:关浩恩),InterAccess电子媒体艺术中心, 2020。图源6 & 7:娜塔莉·洛根

鲸腹 2019 – 2020

时长尺寸可变

虚拟现实体验(虚拟现实头戴设备,与乔纳森·卡罗尔合作),实时脑电波声音转译(脑电波智能头带,环绕立体声,软件系统),盐

此项目由多伦多艺术委员会支持。脑电波智能头带由MUSE公司赞助,感谢布兰登·雷曼。

图13 展览现场:​填充克莱因瓶 (x) { (策展人:关浩恩),瓦里美术馆,万锦市,加拿大,2020。 图源:Toni Hafkenscheid

图14 & 17 展览现场:填充克莱因瓶 (y) { (策展人:关浩恩),InterAccess电子媒体艺术中心, 2020。图源6 & 7:娜塔莉·洛根

《鲸腹》以第一章为出发点转化成第一人称视角邮轮旅行的虚拟实境体验。在船上,乘客即用户/观众的地理位置被追踪并存储为数据流。用户在船上的路径被可视化为魂魄般的幽灵,随时间推移动态叠加,出现在下一个用户的VR体验中。观众移动的微观路径映射出宏观的迁徙模式与监控资本主义的系统结构。一个不可能的阶梯模型出现,每次用户上下楼时,生成式算法不断创建新的台阶,用户困于导航漏洞中。

图15 & 16 《鲸腹》中脑电波声音生物反馈的执行图表

当用户体验VR场景时,自己或周围同伴佩戴的脑电波智能头带会向一个定制软件输入其脑电波信号的起伏。脑电波数据于是被转化为海洋般的粉红噪音波,将观众和听众席卷入汪洋大海。

序曲 2019 – 2020

时长尺寸可变

虚拟现实用户路径的数据可视化(与乔纳森·卡罗尔合作)

图19 屏幕截图:填充克莱因瓶(z) { }}} (策展人:关浩恩),在线游戏(由乔纳森·卡罗尔开发),CONTACT国际摄影节专题展览,由Bunker 2当代艺术集装箱与三一广场媒体艺术中心呈献,2020

《我们眼前的景观实为庄严》描述了一艘名为E的游轮上的虚构航行。 该项目以第一人称的叙事方式弯曲时空,利用游轮巡航的意象作为思辨的出发点,在共同的当下重新想象殖民主义的过去,并示意海上航行的文化含义不仅是现代全球殖民主义的起点,而且是更广泛的隔离的散居者和移民的起点。 在形而上的层面上,“景观”研究海洋作为不断嬗变的无意识的原型,从趋向以波为本体论的角度,将如海洋般的庞大和复杂显化为有形的感官经验,以传感行星尺度的知觉中枢。

相关展览/文本: 填充克莱因瓶

口欲逻辑

展览现场:个展,Pari Nadimi画廊,多伦多,加拿大,2019

絮聒之肠 2019

尺寸可变

双频动画,重低音音箱,胶囊,抗生素,激素,风管,生成式算法作曲 (与杰森·道尔合作)

命令& 控制口香糖 2019

2.5”x 2.5”, limited edition of 30

天然智利胶基糖,糖,右旋糖,蔗糖浆,华夫纸,食用墨水

限量多版购买 ⤻

2019

尺寸可变

单频4K录像 (2分52秒)

ERROAR!4

ERROAR!#4 2019

尺寸可变

单频高清录像 (3分24秒),互动在线应用,激光刻印镜面亚克力,3D打印,生成式诗歌卷轴,算法作曲 (与杰森道尔合作)

作品详情 ⤻

orishormonaspina

深感三分体 2019

36” diameter each

三联微喷

作品详情 ⤻

展览由四件多媒体装置组成,是我对人机耦合的诗学和政治的广泛研究中“口欲逻辑”的线索。

这些装置将目光投向身体系统,以 “吃与被吃 “的食人隐喻为概念,思考人与技术的辩证关系。作为生物-文化-技术的结合体,人类从来都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将精神活动与技术的操作融合在一起。例如,写作是我们用来理解自己和世界的一种技术,因为它重构了我们的意识。在进入电子景观后,我们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喂养者,在各个领域吞噬和咀嚼、消化和吸收电子文化。从“吃”到“说”,从“分子层”到“认识论”,我们的身体和心理受制于网络经济。庞然大物般的网络系统显示出情感和认知的能动性,星球计算被政治意识形态、经济失衡和文化差异的纠缠力量所调动。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口欲逻辑》试图质疑“这种共生关系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四件装置交织在一起的 “口欲逻辑”,仿佛我们的大脑像硅碳智能混合体一样运作。在空间的中心位置,低频的声响激活墙上的图表雕塑,CGI的人类消化系统被可塑性的文字充满。在“我”与数字身体合作的过程中,机器学习算法被用于生产文字、声音和图像。巴西文学和翻译理论中食人族的隐喻为重新思考殖民和后殖民条件下的文化同化提供了途径。借用同样的理念来思考技术的融入,将电子垃圾与生物体相融合,并提出 “呕吐物作为一种方法”,以重新定义和恢复人类在超控制社会中的能动性。

深感三分体

Saudade

Saudade

48” 直径

收藏微喷灯箱

展览现场:填充克莱因瓶 (x) { (策展人:关浩恩), 瓦里美术馆,万锦,加拿大,2020。 图源:Toni Hafkenscheid

orishormonaspina

36”直径

三联收藏微喷

《深感三分体》是一个过程或者方法。尝试通过人工智能的视角将各种复杂的系统和现象转译为图像。这是一个以人工神经网络的图表为思维框架的数字拼贴过程。就每一个主题建立图像数据库,积累数百张来自库存摄影档案和学术研究论文的图像和图表。以这些研究资料为源,误用图像处理软件中的内容感知填充功能,机器预测的像素交融数字图像的边界。图像作为数字机身相互蚕食,创造出意想不到模棱两可的笔触和纹理。模拟显微镜的视角,最终作品中错综复杂的细节似乎激发出一种算法化的空想性错视。

Saudade(2019-2020)通过探寻迁徙、旅游、存在主义之间的悖论和关系,描绘“为缺席的存在命名,为逝去的东西感到忧郁的喜悦”的Saudade现象。作为第一组运用这一过程的作品,orishormonaspina(2019)通过为每个圆圈归属一个选定的主题和相关关键词,探索技术如何对人体内部的不同系统产生影响:口腔(oris)、荷尔蒙(hormona)、脊髓(spina)。

息息

“《息息》是2016年至2019年间录制的现场和录音室即兴创作的合集。虽然网上的描述称这是叶轩的首张LP,但这张唱片标志着她目前音乐方法的结束;她将从构成她目前实践基础的那种即兴创作中抽离出来,而xi xi 息息是她对这种工作的声音总结。

B面是2016年的一次现场演出,被剪辑成了五个不同的片段。A面有四首独立的曲目,每首曲目都使用了不同的设置。电子音在两面中都占有很大的比重,或是作为令人难忘的背景,或是建立在绽放的过渡中,迫使音乐向前或向后。然而,虽然专辑中的很多手法都可以理所当然地归入电声音乐的范畴,电子效果并为叶轩所关注。在第一首歌曲《绿》中,她对自己的人声音域进行了三个八度的采样,并将其输入到Max程序中。并非试图改变她声音的音质,而是简单地用Max程序来随机处理采样的序列;在A面第四首曲目中,采样本身完全没有经过处理…..。

在《息息》的前三首曲子中,叶使用了一个名为MIDI Sprout的电子模件进行实时生物反馈。当触碰模件时,它会将身体中存在的电解质转化为MIDI信号。其他人主要用模块作为让植物“发声”的一种方式。‘植物从来没有说过它们想被听到,’叶说 — 停顿了片刻,‘但我用我自己的身体’。

听着这些曲目,你可以感受到声音、乐器和电子器件之间的听觉联系…..”。

— 萨拉·康斯坦丁《叶轩: 多元性与不和谐》,Musicworks 第136期,2020

《xi xi 息息》是叶轩的首张全长专辑。这些录音由过去三年的即兴独奏收集而来,是X造音诗学的基本记录:自由即兴,随机,田野噪音,身体运气与介导的生物电流的耦合混沌。

《xi xi 息息》由加拿大独立厂牌Halocline Trance发行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演奏/作曲/混音:叶轩

母带处理:戴维·普苏特卡

A面与附赠曲目为录音室录音,由杰森·道尔分别录音于二零一九年,二零一六年 B面为现场即兴独奏,由亚伦·道森录音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

专辑设计:维罗妮克·砂取,萨拉·马斯顿

xi xi

摄影:陈玖玥, 2019

ERROAR!#4

尺寸可变

单频高清有声录像(3分24秒),互动在线应用,激光刻印镜面亚克力,3D打印,生成式诗歌卷轴,算法作曲(与杰森·道尔合作)

ERROAR!#4把“食人”现象看作是文化和技术同化的隐喻,特别是在人-人工智能耦合的过程中。三个部分 – 单频录像完全由网络收集的图库视频组成。脚本基于一件关于人工智能训练错误的网络轶事,讲述DARPA(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早期研究智能主体的实验。这也是第一个“虚拟食人”的案例;《过去说过的话》的卷轴是基于弥尔顿《失乐园》与一个递归神经网络合著的生成式诗歌,自动无休地写作与印刷;通过网络摄像头,联网的软件因不充分的学习和训练而只能将人脸识别为物件。“被物错误地物化”在镜面与网络摄像头之间反馈,像是自己在啃食自己,细胞自我吞噬。


人们通过构建人工神经网络来开发智慧生命的同时进一步理解了人类自身的认知形成。ERROAR!观察放大这些实验中产生的误差和噪音,以及这些技术错误如何打开了新的创造潜能,从而逆向配置我们的感知、情动(Affect)和想象力。艺术家使用不同格式的开放数据来训练盛行的机器学习算法,所生成的结果交织出了混合媒体的装置。ERROAR!强调算法系统的内部结构。这些系统动员了当代图像、声音和文本的生产,质问我们一直联体共生且相互作用的网络化的赛博格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