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让嗜睡发梦的也生产嗜睡的剩余价值

v1.1

双频高清彩色有声录像 (12’24”)

展览现场: 人类软件的寓言式电路,达灵铸造厂, 蒙特利尔,加拿大,2020。图源:雨果·圣罗兰

我的身体连接了一个由接口和传感器组成的系统。这套系统在我入睡时实时翻译电生理数据(电解质和脑电图脑电波信号)生成图像与声音。图像在编排的肢体动作间变幻,而声音调制以人为中心的无政府主义理想《国际歌》。这件作品表演“无用”,不断地内卷入到它所继承的,受剥削产生了剩余价值。它是一曲疲劳和挫折的声光赞,是对现实中生产力的过度需求的无用论战。当嗜睡成为无用的劳动生产力,同时又被生物控制论反馈回路过度简化和规范,“无所事事”的行为是被动的脱离。


“《那让嗜睡发梦的也生产嗜睡的剩余价值》是一个通过将生物数据转化为视觉和声音来模拟同感体验的行为。 艺术家依靠一个追溯系统,使用脑电图(EEG)和传感器,在睡眠状态下采集她身体的生物电信号。同时,艺术家倾听产生的声音,对她的梦境产生反馈反射。然后,各种数据通过计算机程序处理,生成一个人工宇宙,揭示这些不自主的反射动作的程度。这些数据由计算机以二进制代码的形式计算出来,然后再将这些代码与幻觉的图像和声音联系起来。作为慢性疲劳的赞美诗,《嗜睡》呈现在《人类软件的寓言电路》系列表演的思考上,并邀请我们重新审视我们与身体的关系,因为数字速度既放大了世界的加速度,也放大了我们的情感疲惫。” — 劳里·科顿·皮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