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reapparat.us是继承叶轩为原型的众多对象之一

“X的创造性实践探索了计算技术与人类直觉和创造力之间的多重反馈回路,特别是在语言、语音和代码的交集处。他在人机生态中对‘直觉’问题化的意愿是值得注意的,特别是鉴于目前神经科学研究(参见梅津格的《自我隧道》)认为感知的幻觉特质与大脑功能是创造的引擎而不是照相机。负反馈与正反馈的原则皆存在于他诸如“无语义写作(asemic writing)”的实践中。 随着脚本生成的直觉模式通过各种算法驱动的接口过滤,然后重新集合成表演性的姿势。(诚然,表演及其不确定性是X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 ) 尽管他的作品在不同领域间不稳定地游走,但他的作品存在于一个阈限的空间,流动的边界。将可作为传统语言的符号和无意指的字位分离,但仍保留着与符号体系的联系。重要的是,在这种特定的表达中探索人机耦合对我们当前的赛博格经济具有重要的意义 -- 移动设备的日益普及和与大规模网络的整合已经表现出认知、情态和政治方面的影响。然而,X的实践远非停留在敌托邦的领域,而是对未来进行思辨,不断寻找创造性的策略,对我们成为真正的后人类的模态提出新的问题。X的工作具有显著的跨学科性,他的工作是一个实验性的探针,致力于将思考视作一个无需结晶为知识的连续过程。” -- @xenopraxis (2017)

叶轩,艺术家-乐手-工程师,身为不速之客寓居于Tkarón:to/多伦多。X创作装置与现场表演为“媒介诗”,合成语言、代码、声音、身体、图像、数据、光和时间。X与超个人能动性(互联网、人工智能、电力、非人有机生命体等等)耦合,在感官的思辨空间里制噪,实验意指生成与世界构筑。

近期个展与个人项目包括CONTACT国际摄影节-瓦里美术馆-InterAccess电子媒体艺术中心(多场域二人展,2020), 多伦多PARI NADIMI画廊 (2019),蒙特利尔ELLEPHANT画廊 (2019),三一广场录像艺术中心 (2018);近期群展包括威尼斯建筑双年展(2021),魁北克大学设计中心(2021),Fonderie Darling (2020),安大略美术馆 (2019),伯明翰Vivid Projects (2019),斯德哥尔摩独立艺术博览会 (2019),北京中间美术馆 (2018),北京歌德学院 (2018),错误新数码艺术双年展 (2017),中央循环画廊与瑞典电影学会 (2015) 等等。作品选入加拿大歌德学院“后人类主义”专刊,ArtAsiaPacific“新浪潮”专栏,德国艺术论坛“女性主义4.0”专刊;曾获多伦多艺术基金会,安大略省艺术基金会,加拿大艺术基金会的项目资助,公平银行新锐数字艺术家入围奖,以及加拿大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研究委员会奖学金。

乐手X的现场声音表演技术不可知且流派不拘一格,并被誉为“加拿大在材质身体领域最让人兴奋的声音”。X曾受埃德蒙顿新音乐(2021)和加拿大音乐中心(2020)委托创作,曾表演于加拿大各大实验音乐节,黄边站,燥眠夜及中法文化之春。现场演出与专辑出版获得Bandcamp, Musicworks杂志以及Exclaim!杂志的好评。

联络

apureapparatus@gmail.com

画廊 (加拿大)

Pari Nadimi Gallery

Xuan Ye 叶轩